我国自中国人民银行等七部委于2017年9月4日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

我国自中国人民银行等七部委于2017年9月4日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明确禁止任何组织和个人非法从事代币发行融资活动,至今仍对发行数字货币持谨慎态度。近日有消息传出中国与韩国合作建立虚拟货币交易所“ZENIEX”,仅提供比特币、比特币现金、以太坊、以太坊经典、莱特币、量子链、EOS、BTM、ZRX这9种主流虚拟货币的交易。日本、韩国、美国等各主要国家相继出台进一步的监管政策,法国和德国的财政部长、央行行长呼吁取缔比特币和类似的加密数字货币,泰国一面欢迎ICO落地一面加强监管并于近日禁止银行提供任何与数字交易有关的服务。我国仍然在收紧现有数字货币交易所和国内用户的连接,避免不适宜的投资者贸然进入的风险。

从全球来看,可以预见到的监管政策有如下一些走势:

其一,属性与场景的界定。数字货币的商品、货币或证券属性,一直是各国监管机构讨论的重点。目前来看,将有可能根据数字货币的使用场景来界定其属性,例如在ICO场景下按证券法监管,在支付场景下按货币属性监管,在通证购买场景下按商品属性监管。

其二,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划分。当前市场的诸多乱象和一二级市场的参与主体混杂有关,例如一级市场的募资对象和二级市场的募资对象是否应该有所区分,哪些主体参与,市场结构如何搭配。监管机构也将有可能考虑到不同阶段市场的风险系数和参与主体特征,区分不同阶段的参与角色和特征,以便把控市场整体风险。

其三,项目评级与投资者准入。传统投资领域,有大量专业媒体机构和评级机构,针对一级市场的项目有完善的尽调机制和审计机制,针对二级市场的项目有更加完备的上市流程和披露准则,针对个人投资者的私募更是有严格的投资能力门槛和风险评估,而在数字货币投资和募资领域,这些标准和机构的不专业不完善,或将成为监管介入的重要角度。

其四,反洗钱。数字货币的流通绕过了传统的货币追踪体系,带来了跨境支付的便捷性和隐秘性,也给灰色交易和不正当资金流转带来了便利。各国政府都将对数字货币的反洗钱措施进行监管,瑞波币在试图打通传统金融场景的过程中,也做出诸多努力实现美国政府的反洗钱要求。反洗钱的具体措施可能包括实名制和交易数据的有限开放等。

其五,征税。数字货币的投资属性和交易属性给监管带来的另一项挑战,是财富的衡量和再分配问题。数字货币成为等价物和实体经济挂钩,意味着数字财富的转移将带来现实财富的流转。从政府层面,必须设计针对性的税收政策和缴纳监管的配套措施。而依法纳税本身也将成为数字货币得到价值认可的关键标志。

其六,过程监管。数字货币的证券属性是监管的深水区,其中项目本身的合规性,落地过程中的操作准则,对于允许ICO的国家尤其成为挑战。既要保留ICO机制中的灵活性,又要鉴别项目的高下优劣,把控项目的过程风险,将成为这些国家的监管挑战。

其七,边界界定和分离。在当前数字货币市场上,核心资源相对集中,信息不对称,全产业链布局较为普遍,市场难以形成不同主体的彼此监督制衡。长远来看,市场需要分离出不同身份的参与主体,监管机构借整体结构设计和不同角色的边界划分,规范市场整体的有序发展。同时,从传统金融到数字金融的边界、法定国家之间的边界也将是监管发力的重点。韩国政府强制要求加密货币账户实名制,规定银行只能给韩国的四大加密货币交易所提供法定存款。日本金融监管部门对某海外ICO机构发出警告,因其未获得日本政府许可且无视监管要求。